黄金迪斯杯

weibo@刚打完架胖胖的六年级小学生
文风诡异圈地自萌冷cp爱好者
总有喜欢我写的东西的人w
万年坚定痴迷6918
渣摄影,在修炼,但貌似并没有努力
FF系列无条件脑残粉
叫我杯仔就好w

【骸云/6918】心理疾病的误导治疗法

生贺文 吟游诗人与音乐家 

之前还写过其他cp的心理疾病系列,有兴趣可以看文末tag

记得当年点文妹子选了骸云,虽说当时没选上,现在写了厚颜无耻戳妹子看看~打扰了

誓死要赶上我骸的生贺,之前错过55云雀生贺就各种自责。小甜饼,一发完

背景是中世纪后期时代,为了剧情和时间线稍有不符,求不挑刺

曼陀林,一种类似吉他的弦乐,广为人知的吟游诗人携带的乐器(虽说据记载他们用vielle)

原作:家庭教师

cp:六道骸x云雀恭弥

从阳光洒到街道的那一刻起,小镇上的人们就开始忙碌起来。远处磨坊的风车开始转动,不知道谁家的狗开始叫早,厨子的烟囱顶开始冒烟,报童从刚开门的印刷厂里抢到还带着热气的报纸一窝蜂地冲出门,顺着阳光照射的轨迹涌入大街小巷。

六道骸出门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他甩了甩清爽的凤梨头,抱上自己心爱的曼陀林,推开颤颤巍巍的木门。靠自己的双脚走过许多个城镇,每个城镇的早晨都大抵如此,但作为一个外来者,六道骸还是乐于欣赏当地人们热气腾腾的清晨,努力用热气遮掩战争创伤的人们的表情。

六道骸弹拨着曼陀林缓缓的沿着街道走,与路两边的小商贩和路过的行人问好。他喜欢在衣服后面系一个小盒子,有人对他的表演还算满意就会扔几个硬币,至于是谁给的,给多少,六道骸都不在意,通常够买他晚饭的面包,运气好还能加一碗汤,要是能攒够远行的路费,他就动身去下一个地方了。

桥上的景致甚好,鸽子站在岸边的桅杆上叽叽喳喳,六道骸停下手里的琴,朝着鸽子们吹一个大大的口哨,以至于连身后传来的马蹄声都没有注意到。他笑着一边倒退一边向四处扑棱的鸽子挥手,撞到了紧急被勒住的马车,旁边卖面包的大婶把他拉到路边。看着仿佛静止的人群,六道骸心里暗叫不好,惹到有钱人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车夫不是狐假虎威的粗人,赶紧下车问六道骸的情况,车内不知道名号的贵族把头探出车窗,车夫赶忙过去报告情况。六道骸看见一张东方人的脸,黑色的头发,病态的白肤,以前在某个伯爵官邸见到东边大陆买来的水墨画,浓重而清秀,惊艳而庄严,就是那种感觉。仿佛他的到来给整个街道蒙上一层纱。直到马车走远,六道骸才回过神,而街上已经恢复热闹。

他凑到卖面包大婶的身边打听,“方才那位是什么人啊?”

大婶笑眯眯地往围裙里收钱,“看你是外地人吧?那是咱们这儿响当当的人物,格兰特家族的养子云雀。”

“云雀?那种鸟的名字?”六道骸打趣道,看见大婶不悦的眼神,又立刻停住嘴。“没有爵位么?看各位都很……尊敬他。”

“不需要爵位,格兰特家族是音乐世家,名声够响亮,人品也没的说。云雀先生虽说是东洋血统,但幼年就极有音乐天赋,就被老格兰特先生收养了,父子都是好人啊……”

报童哼着小曲听见他们的对话插了句嘴,“是好人,可惜了说不了话,是叫自闭症?对吧,就是这个名字。”

六道骸调侃道,“你们怎么知道人家是好人,难不成平民还能和这种有钱人家搭上关系?”

来买面包的客人有些自豪地说,“市里但凡有什么活动庆典,云雀先生都会亲自演奏的,就因为这样,主教堂近几年都没有雇佣过管风琴师。此外,云雀先生还擅长钢琴、提琴,刚刚怕不是又被哪位夫人请去演奏了吧。”

“喔,那还真是有趣呢。”

躲过了正午阳光最强的时间,六道骸悠哉悠哉逛到向人打听到云雀宅子的后门,旁若无人的把曼陀林抱在怀里弹了起来。起初是指尖拨动的几个音节,随后活泼的音符就串成了连贯的曲调,缠绕于六道骸修长的指尖。

云雀的宅子不算大,跨过几码宽的花园就是房子,透过窗子能看见室内陈列的乐器。就像哈尔的笛子一样,六道骸不一会儿就看到二楼窗户阴影后的身影,被曼陀林声音吸引来的云雀。骸仿佛没有注意到那束目光,继续尽情地演奏,直到太阳西沉。

第二天,第三天,依旧如此。每天下午骸都会坐在花园后门外的小巷边弹琴,有时是脍炙人口的小调,有时是自己的有感而发。云雀听到声音就会站在窗户边静静地看着,就像约定好一样。

又是一个下午,六道骸来的时候正巧听见云雀在练琴。这样高级的乐器骸只在领主的宅子里见过,他想象着那个纤细的青年操纵那么大而复杂的乐器,忍不住勾起嘴角,抱起曼陀林配合着钢琴的节奏,跳动的旋律仿佛要穿透墙壁。一曲完毕,六道骸第一次,迎着阳光抬头直视二楼的窗子。好像有什么即将喷薄而出一样,云雀来到窗旁,毫不逃避的回看六道骸。

六道骸觉得自己好像笑成了一朵花,努力把自己绽放给云雀。但是夏日的天气由不得你抱怨,就在六道骸沉浸在自我满足中时,一阵太阳雨浇得他回到现实。他尴尬地眨眨眼,然后他看见云雀顿了几秒后消失了。紧接着,房子大门被推开,云雀有些急地穿过花园,后面是匆忙拿伞追出来的佣人。云雀把伞递出围栏外,却没想到骸一把捉住了自己的手腕,冰凉的雨水顺着手臂钻进袖管,和雨水一样清凉但舒适的感觉钻进心里。云雀受惊般倒退一步挣开骸,木讷地张了张嘴。

时间凝固了几分钟,骸淋着雨看着眼前的云雀,云雀躲在围栏后低着头,脑子里的无措却一刻都没停过。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过来在云雀耳语几句,大体内容是伯爵家的女儿请云雀去指导一下演奏。不过以云雀的性子,说是指导,不过是示范几遍罢了。云雀重重地点了下头,攥紧的拳头松开又重新攥紧,扭头走向停在正门的马车。“我叫六道骸!”他听见身后的声音这样喊到。

目送马车驶过门前的大道,六道骸长出一口气,禁不住吐槽这家的仆人似主子一般安静,而且是那种有压迫感的静。

这之后的那天,六道骸来的稍微晚了些。他有些惊喜地看到站在后门的云雀。“是在等我么?”云雀不回答,双眼直直盯着骸手中的曼陀林。

“想要这个么?”骸指着琴。云雀点头。骸正准备把琴递进门内,云雀就推开铁门,走了出来。

云雀学着骸的样子坐在路边,将曼陀林抱在怀里。骸大概教了他拨弦的技巧和规律,不禁感叹这位的音乐的天赋真是惊人,云雀已经能够弹出简单的曲子。骸就傻傻地捧着脸看身边的云雀像孩子般开心地弹琴。只见云雀沉思了片刻,略有生硬地弹出几个音,边弹边努力想。是昨天骸在墙外和他钢琴合奏的曲子。

不熟练的调子听进骸的耳朵里有如天籁之音。他简直想把眼前这个不会说话的单纯的人抱在怀里亲一下。“我叫六道骸,如你所见是个穷困潦倒的流浪诗人。”云雀回过头看他,咧开嘴笑了。

春天吧!这一定是春天吧!六道骸这样智障的想着,“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下一个城市流浪。”云雀手指不停,用力地点点头。骸严重怀疑云雀有没有理解自己那句话的意思。

如果自己把这么好的音乐家拐走的话,肯定要被城里的人唾骂吧。

 

Fin.

 

 

啊啊啊骸云真是太美好了。当时有这个背景脑洞时候,立刻觉得,这就是骸云啊!最适合他们啊!

谢谢看到这里还爱骸云还爱家教的各位

 

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7 )

© 黄金迪斯杯 | Powered by LOFTER